Innie Ccy:「APM羊仔事件」的几个疑团

2020-04-23收藏量857382人已阅

Innie Ccy:「APM羊仔事件」的几个疑团

「apm羊咩咩事件」如何被揭发、广泛流传和报导,已经随时序详细纪录,不赘了。对事件发展唯一想补充的是:对羊咩咩的关注,原是感性先行,主观觉得动物被困在挤迫嘈吵的商场环境里,甚为不妥,很想了解清楚是谁出的主意;后来揭发「案中有案」、引起传媒和网民注意,已超乎我意料之外。有兴趣重温事件经过的朋友可看这里

执笔之时,apm已回覆传媒并向无国界医生道歉,声称因为「内部沟通误会」才会造成今次公关灾难,筹得款项将会用作慈善用途。事件发展至此,似已圆满落幕,但疑团尚有一堆。在此结集一些网友和我的疑问:

1) 涉嫌违法:根据《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4(17)(i)条,机构若在公众地方举行筹款活动,便须向社会福利署署长申请许可证 (http://www.swd.gov.hk/tc/textonly/site_faqs/page_cfcfaq/)。是次筹款,无国界医生既然没有被知会,自然就没有申请许可证,apm盗用无国界医生名义,没有公开筹款许可证而在公众地方进行慈善筹款活动,或已触犯《简易程式治罪条例》第4(17)条,一旦被检控,可判处罚款2,000元或监禁3个月。如此涉嫌违法行为,是否道歉就能了事?

2) 款项去向:apm讹称替无国界医生筹款在先,如今声称将筹得款项拨归慈善用途在后,试问apm尚有诚信可言吗?一天不公开交代款项总额、款项实际所归何处,一天难释公众疑虑。

3)无国界医生的取态:apm一句「内部沟通误会」就淡化了欺世盗名的行为,无国界医生名誉受损,对此解释能否接受?另一方面,这次事件揭示善款来源成疑的问题,无国界医生及其他慈善团体是否有必要认真检讨现行收取善款的机制,查明款项来源,以挽回捐款人的信心及机构形象?

4)商场的承诺:最后亦是最重要的一点,apm羊仔受关注后,相继有网友指出元朗广场及时代广场亦有举办类似以真羊作招徕的活动,并指每年农曆新年前各大商场利用真动物作宣传已是司空见惯,年年有人投诉,商场年年照办。今年刚巧惹起公愤,商场才收敛道歉,难保明年事过境迁,商场又会重施故技。也许要求商场及各大活动举办者深思动物权益的真义,并承诺永不利用动物作宣传工具,是痴心妄想,但希望各位关注今次事件和爱护动物的朋友:莫忘初衷,继续监察。最初驱使我把照片发布上网的那一瞬间,不是为了追查善款去向,不是为了釐清责任谁属,只是因为对羊仔的处境,于心不忍而已。

朋友奇怪我为甚幺会有心机来来回回追问下去。其实只要你真的在乎一件事,外加一点点倔强,那件事自然就会推动你多走几步,追寻羊仔的下落如是,争取真普选之路也如是。网友每个like & share都是一把声音,向有关方面施压,促使他们面对群众,正视问题;佔领那79天,路上一个个帐篷,一把把黄伞,争普选仍然未竟全功,主因之一是政权比生意至上的商场管理层更不仁不义,但醒了的人,再也无法装睡。无国界医生的免责声明是阶段性胜利,apm的道歉也是阶段性胜利,你可以选择袋住先,可以俾啲掌声你自己,也可以就以上四点甚至更多疑问和诉求,继续为羊仔和自己,争取一个更人道、更公义的生存环境。

催泪弹激发我们走上街头,羊仔的可怜兮兮惹起我们义愤。第一步踏出去没有想像中困难,最难还是坚持。

相关文章